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洞頭網  ->  人文洞頭  ->  百島刊物  -> 正文

風巷

2020年06月11日 10:16:00來源:洞頭新聞網
水庫
彈藥庫

淹沒在樹林里的風巷

  風巷,位于洞頭北岙街道中部,煙墩山東側山岙,三面環山,一面朝海。早年隸屬北岙街道大樸行政村,現已消失。

  第一次從小三盤生態農莊對面停車場附近的公路護欄缺口進去,沿小路向大樸方向往下走,手機地圖顯示:風巷。很好奇,怎么會叫這樣的名字,它背后有什么故事?

  這里,樹木繁茂,不少枝干上長著各種不知名的樹蘚,宛若隱者立于世外。踩著原生態的土路,聞著植物清香,風過樹曳,鳥鳴蝶舞……那些塵世的喧囂,漸漸遠去,心恬淡起來。

  抬頭仰望,陽光透過細密的樹枝懶懶地灑下來,像繁星在蒼穹中閃爍,透著不可捉摸的靜謐。各色樹葉好像剛剛沐浴過一樣,洗去了塵埃,洗去了煩惱,洗去了往日的一切傷害。大多數樹木好似穿戴整齊的戰士,整齊的站立在林子里,當然也有不少竹子和松樹橫躺著,訴說風刮過的故事。這里,是我目前在洞頭見過最大的竹林。棕臉鹟鶯時而在竹林上層歡唱,時而在林下灌木叢中活動。

  地上鋪了不少苔蘚,整個山谷除了一地的野草莓結著誘人的紅漿果,以及韓信草舒展著浪漫的紫以外,一律是綠色。這里是孤寂的,但又充滿活力與神秘。

  在山體一側有一座小石頭房,直覺告訴我:是部隊留下的地面彈藥庫之類的。附近還有一口井。井水清澈,回聲很響。早年會是誰,在這里挖井呢?為什么挖井?附近偶爾有幾小塊較平整的地,上面長滿植物。這會是村民曾經的房屋所在地嗎?唉,一連串的疑惑。

  繼續前行,頓時眼前開闊起來。這里竟然有一個大水庫!入口處有一“洞頭區鄉鎮級庫(塘)長公示牌”的牌子,說這是“風巷水庫”。風巷?這地名好有意思。再次看手機顯示的地圖位置,確確實實是風巷。

  水庫四周,百鳥歡唱聲伴隨清風徐徐飄來。不由得朝水面四處張望,真想能有黑水雞什么之類的在這里出現。不過,一時沒看到。只見庫水清澈,水面倒映著綠樹青山,靜謐幽遠。水庫三周環山,一側圍堤。水庫邊側設有泄洪口,一根標有刻度的桿子筆直地立著。山腳下便是大樸,環島公路清晰可見。

  看著眼前的山谷、山腳下的大樸村,很自然地聯想開來:在很久以前,山水沿著山谷直下,人們沿著溪溝邊的小路上下。因為山下便是大海,海邊養殖著蟶子、花蛤什么的。一番勞作后,帶著收獲回到山上的家。那個曾經的家,可能就在停車場附近那片平地里,抑或是樹林里那幾塊看起來平整的小地塊。海風順著巷子一樣的山谷,從海面直上。由于“巷子”很長,也很窄,風速很大,一如穿堂風般。于是,慢慢地便“風巷”“風巷”地叫開了。如果這個推理模式成立,那么這里村民的生活方式也一如已經消逝的岙仔口一樣,或者說像海腳、凸壟底漁民一樣的生活模式。只是一個在北面山坡,一個在南面山坡。如果在這一帶能找到當年的一堵墻,或一道地基遺址,或一件石器,……那推理是不是就像模像樣了呢?呵呵,只是瞎想,還得找老人家問問。

  據《百島百村》介紹,早年大樸行政村轄有2個自然村,其中一個便是風巷。但在1958年食堂公社化時,風巷自然村人全部遷入下坡的大樸自然村。于是村子慢慢成了“公社畜牧場”,成了“林業基地”,成了“風巷水庫”。翻閱1987年版的《洞頭縣地名志》,竟沒有它的一席之地。幸好現在還留有地名,否則,還真會把這已消逝的村莊給淡忘了。

  書上還說,風巷山,又叫“鳳凰山”。早年村里有軍事訓練場、彈藥庫、部隊營房等。

  于是,帶著好奇,來到風巷的南面山坡,那是一片空地。地圖定位顯示“風巷”附近。記得小時候來這玩時,聽大人說,以前部隊經常在這里練習射擊。印象中,這里還曾一度是跑馬場。山坡的另一面,是“風門”自然村。如果手機定位顯示的“風巷附近”是正確的,那么風巷的村民曾經是不是就居住在靠近樹林子一帶的平地里?

  風巷,對我而言,是個謎一樣的地方,它是那么神秘。推測究竟是對是錯,還得好好去趟大樸村找位上了年紀的老人了解一下。當然如能在林子里找到點實證更好。

  于是,帶著對風巷的種種疑問,專程走訪大樸村近80歲的蘇老師,以了解當年的歷史。

  老人說,他小時候經常去風巷。對面山上那片長長的、濃密的綠樹所在處,就是風巷!山谷狹長,加上早年大樸村外是茫茫大海,海風順著像巷子一樣的山谷直上。如果山下感到有一絲微風,那么到了山上,微風也就成了大風,所以人們叫它為“風巷”。

  最早移居到風巷的,是很早很早以前從壟頭來的先民,姓曾。蘇老師十來歲時整個風巷村只有4戶人家,有2戶姓曾。村民的房子靠近現在水庫邊的小平地,但各家的房屋朝向不同。呵呵,并不是我原先推測的靠近公路邊的平地。

  平常,村民沿著山谷下山去海上勞作。1958年食堂公社化時,風巷自然村的人得到山下的大樸村吃飯。為解決因吃飯而上上下下帶來的麻煩,風巷村的人全部遷入下坡的大樸自然村。村民搬遷后,原房子給公社養豬。后來因為種種原因,原風巷村的住戶外遷的外遷,過世的過世,現其子孫后代幾乎沒人在大樸當地。

  解放初,有部隊駐扎在風巷村里。由于用水緊張,便在風巷打了一口很深的水井,井里有2個水源。自從有了這口井,便很少見到炊事班的戰士到處找水了。現在還有村民特意從這口井里接了水管,引水到自家方便用水呢。當年部隊在風巷修筑了彈藥庫,并在南面山坡修建了飛機場。也就是后來人們所知的射擊場。

  到了上世紀80年代,為了更好地解決大樸村民的吃水問題,便號召勞動力在風巷修建水庫。

  老人的話,解開了我心中的謎團,也印證了書上的只言片語。感謝蘇老師!

  于是再次走進風巷,尋找村民曾生活過的跡象。可惜只找到靠近水庫的3處擋土墻,其中一處已坍塌。這些擋土墻的石頭,看起來有些年歲了。

  站在堤壩上,涼風習習,很舒服。忽見一只小鷿鷈劃過水面,后又見一只普通翠鳥掠過,偶爾上空還有棕臉翁鶯清脆的叫聲,真好!

  時至今日,村莊的一切都隨時代的變遷而消逝,這里雖沒有了一屋一瓦,但它飽經風霜的身軀依然存在。

文/吳蓉輝

關鍵詞:

編輯: 陳莉莉

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帖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,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洞頭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致電,聯系電話:0577-63430005

今日洞頭
千炮捕鱼电玩城兑换码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 幸运飞艇全天在线计划大全 股票app软件 辽宁35选7好运4 2018世界杯在哪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app 陕西11选5前三4码遗漏 内蒙古11选五助手 炒股开户资金最低要多少 重庆快乐10 基金配资业务 辽宁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好的微信股票群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平码固定规律